背景

背景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在河北初中阶段升学与很多省份不同,学生们有机会去选择外市的高中。表面上跨市招生是命令禁止的,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跨市招生对非公立高中是没有限制的[1]。因此似乎很多学校都选择开设所谓分校来招生。比较著名的比如衡水中学、石家庄二中等大多是一方面能招到全省的尖子生,另一方面可以招收一大批交择校费的非尖子生;同时也有一些其他的中学走类似于衡中的模式,但招收的大多是进不去[2]衡中但想要提升成绩的学生。另外我到高中才知道,班里很多人初中就开始寄宿,甚至有的不是衡水的同学初中就来衡水读为了去衡中更容易。总体来说教育在衡水算是一重要产业。每到衡中放假,酒店和饭店就火热了起来。我当时是在衡水中学、石家庄二中和唐山一中之间选择,也许并称不上选择,成绩非常稳定优秀的那些可能有资格选择,我只能说是有机会去。另外家里人给考虑过天津的蓝印(主要是考虑杨村一中),当时去了趟武清感觉有点破败,另外这个学校看起来也很一般(按我对自己的定位起码也得市五所乱选吧hhh),但市区蓝印比周边贵了三倍,所以就否了。另外还有个民大附中的机会(能有一年的按北京户口高考资格),没考上。总得来说根据外界描述(虽然我也不记得当时以为的是什么样)的衡中并不是我不能接受的,根据选最好的原则,最后去了衡中。

然而后来第一个月我就经历了几件不太愉快的事。

吃饭时间

本来基本上作息时间表上的12:00-12:40这段午饭时间虽然肯定不算充足也算差强人意,但实际上很多班级会强制学生12:20才能走。而且从教学楼到食堂和食堂到宿舍也需要5分钟的步行,12:40不到宿舍还要记违纪。

卫生环境

一个高中,宿舍楼卫生间的环境可能还不如几十年前修建的公共旱厕。具体怎么样就不描述了,反正当时花了点时间找到了图书馆有个环境还行的厕所,也就够用了。另外一周只能洗一次澡还得排队,倒是和不给上体育课挺切合的。

糟糕的课余生活

虽然我并不是那种高三就被衡中舔着收的学生,但还是听到过他们宣传丰富校园生活的。比如说那个天文望远镜,虽然不指望谁都有机会使用,最起码不应该是高中三年没听说过有人动过。我原本以为那么满满当当的课表里面零星的两节体育课是没问题的,但实际上可能平均一个月一节就差不多了。离谱的是取消体育课经常以雾霾为理由,然而每天早上跑操期间明明是雾霾最严重的时段却雷打不动。除此之外,我课间去玩单杠(初中时候和同学培养的爱好)被老师关心地问是不是有心情不好,中午吃完饭打球被级部老师毫无理由的没收[3]

当然了,也不是说完全就没有课外活动机会。当时每周好像会有一次课外阅读的机会,在教学楼里图书馆。有时候是可以看杂志,有时候是可以电子阅读(有一个被称为诺贝尔的机房,因为墙上都是诺贝尔奖得主的海报而得名)。实际上这个诺贝尔是日常开放的,但被安排地满满当当作息的前提下大多数学生都很少有时间去上网。当然了可以说诺贝尔是进入衡中前期支撑我没有被衡中击垮的重要因素,我可能可以每天为了去诺贝尔从40分钟吃不完饭到后来20分钟吃完上20分钟网。除此之外,真的比较糟糕。

不合理的违纪制度

我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自习课喝水到底有什么危害。

总得来说,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对衡中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说我吃不了苦也没有错,我确实不想吃我认为没有必要的苦。我怀念我那无拘无束(虽然可能有点反社会)的童年时期,我想念我初中时同学和朋友,想要回到那个回不去的回忆。在这个环境下我开始思考,我不明白为什么衡中是这样的,为什么需要这样。

另外我挺庆幸自己没有融入,虽然行为上和那所学校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但还是有一些不错的朋友,和我一起中午下课就去吃饭,和我一起去诺贝尔。

高中以前

在上高中之前,我可能可以把我的经历主要分为青春期前和青春期后。但太多的故事没什么意义,我只简单地概括下想表达的意思就好了。

青春期前

可能可以算是妈宝男,另一方面也是比较被普世价值认定的好孩子——成绩不错,文体兼修。周末有几个兴趣班:围棋是很小就开始学并喜欢的,唱歌也算是比较喜欢的(后来也会自己查资料去练),奥数也是吧(因为对我来说并不难所以比较有趣)。英语和写作属于大家都在学,而且和一堆小区里认识的一起去也不觉得无聊。当然上面的并不是同时,也有一些学了一段就没什么意思的。再加上我妈是人际大师,在我并不懂是在干嘛的时候就让过节给带平安果让我送给老师,因此自认为颇有呼吸权。

青春期后

其实也没有明显的界限,不过就是本来内心就不是什么稳当孩子,也就懒得装了。干过不少不好或不太道德的事(暂略),但还是挺有呼吸权的。另外当时也是坐在了大多数班级差生扎墩儿的后两排,虽然我们班整体成绩不错,但后面不学习的比例还是偏高的。关于这些在我年幼时并没有太多的思考,毕竟很多人都有一段疯狂的岁月,但在后来我才发现所谓的衡中并不是在我上了高中才存在在我身边。


  1. 暂时没有查过具体文件,不确定这个说法是否准确 ↩︎

  2. 对于非尖子生而言,衡中在河北确实是挤破头的存在,并不是交钱就能去。 ↩︎

  3. 值得一提的是,和我同时被没收篮球的同学(家里比较可以)当天就被归还了篮球,据认识他的同学问他称”潘主任这都是自己人“。 ↩︎